2353_a2072

   ♂? ,,

   姐姐对我说道:“也老大不小了,要好好考虑自己的将来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姐姐我才毕业没多久啊,什么好好考虑将来。”

   姐姐问我道:“还小吗?我们那边这年纪,还有多少人没结婚的。就算可以玩,可是她们呢?她们年纪是不是比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小贺比我大几岁,这明总比我小很多,二十这样。”

   姐姐愣了许久,说道:“二十?”

   我说道:“是啊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不要随便玩人家小女孩的感情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得了吧姐姐,她那叫小女孩?都是她玩人的,哪有我能玩到她的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总之不能这么和她们不明不白的下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说了我工作需要这么接触的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接触得太过分。和她们其中一个如果定了关系,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   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

   我说道:“我和谁定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我和说过的了。”

   她说的是贺芷灵,上次就叫我想办法搞定贺芷灵。

   因为贺芷灵不留余力的去帮助,去救我们家人,包括我父亲的命,也是她救的,我家人对她感恩戴德,他们都想我和贺芷灵有结果。

   姐姐好几次还说让我叫贺芷灵吃饭,我说人家忙没空,这才作罢。

   要亲自感谢她呢。

   还说要带什么土特产什么的给贺芷灵,我都懒得帮着拿去了,我说人家也不稀罕这些,父母也觉得怕人家会嫌弃,就不敢带了。

   可我知道他们心里对贺芷灵是十分的感激,和喜爱,希望我能和贺芷灵修成正果,可他们也知道我们家和贺芷灵相差太远,怕我们高攀不上人家,怕人家嫁给我们了过不惯这苦日子,更怕我婚后过不快乐的日子,所以他们也没有说我什么。

   倒是我姐姐,她直接就说人家是好姑娘,不管怎么样,先弄到手再说。

   我也不想错过啊,可是人家不愿意啊。

   叫老公那又怎样,没有实质性的进展,叫孩子他爹都没用。

   我对姐姐说道:“我想尽一切办法,可是,还没追到贺芷灵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耐心一点,别着急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   姐姐说道:“既然认定了人家,就不要和别的女孩子那么亲密了。”

   看来,姐姐是看到我和黑珍珠很亲密,她不爽了,看不下去了。

   我说道:“姐姐,这也还好了。我们也没有什么亲密啊。”

   她是把贺芷灵当成了弟媳了吧,这么看我不顺眼。

   姐姐说道:“这还不亲密!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好好,不亲密不亲密。可问题是我还没追到人家,如果她是我女朋友,我为她和别人保持距离是应该的,问题是没追到啊姐姐!”

   姐姐说道:“那也不行。不好好的表现,到处和别人这样子,人家女孩子怎么放心把自己交给。”

   她开始念念叨叨的,我急忙说道:“好好好好,我知道了知道了。啊,强子,来,我们喝酒喝酒!”

   我端起酒杯,朝着强子敬过去了。

   姐姐一看,只好闭嘴了。

   真受不了。

   和家人在一起,是快乐的,幸福的,温暖的,但是他们唠叨起来,我只有想逃。

   吃过了饭后,家属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。

   在场的人,最后只剩下了我们这些员工。

   大家面面相觑,都看着我。

   我问强子,“他们都看我干嘛。”

   强子说道:“想回去,又不敢回去,当然要看给不给回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要问珍珠姐啊,珍珠姐说怎样就怎样,我没意见啊。”

   强子说道:“就是珍珠姐不在,所以大家都看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看我干嘛。”

   强子说道:“大家可能都想着回去了吧,或者是留下来继续,可是珍珠姐不在,不知道是走还是留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吃饱喝足了走人了啊,还问我干嘛。”

   强子说道:“等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随便们。”

   一会儿后,黑珍珠出来了,看了看大家,然后拍拍手,说道:“都散了吧。明天准时上班。”

   大家这才散了。

   我也散了。

   黑珍珠叫住了我。

   我看看黑珍珠说道:“叫我吗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是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干嘛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喝两杯。”

   她看起来有些醉意。

   毕竟轮了这么多桌的酒,和那么多人喝了,肯定有些晕的。

   我说道:“是不是喝多了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是喝多了,送我回去可以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身边那么多人,干嘛我送上去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有几句话想和聊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什么话,在这说吧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关于,前前前女友的事。不来算了。”

   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   我问道:“什么前前前女友?”

   是梁语文?

   我急忙跟上去:“谁啊。倒是说啊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柳树。柳树,对,是柳树。”

   柳树?

   柳树是什么意思。

   柳智慧!

   对,是柳智慧。

   黑珍珠已经在电梯门口。

   电梯门一开,她马上进去了里面,然后关上电梯门,我急忙的跑过去,挤了进去,问道:“柳智慧?”

   黑珍珠问我:“柳智慧是谁?”

   她怎么不可能知道柳智慧,当时就是我带着手下们去帮柳智慧,去截击那些追杀柳智慧的人,才得罪的某些人,所以黑珍珠才被人威胁要命,她爷爷说让她赶紧离开的。

   我说道:“别装了好吧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我好晕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喝了太多酒了。柳智慧到底怎么了?”

   黑珍珠盯着我眼睛,靠近过来,在我耳边说道:“我头晕,不照顾我,不关心我,关心别的女人?好,我不要了。”

   她像个小孩子发脾气一样。

   我说道:“我关心,我关心。”

   她摇摇晃晃的,我扶着了她。

   这么妖孽的女人,我扶着她的腰,她倒进我的怀中,我的确是有些无法招架。

   是个男人的话,谁不想得到啊。

   可谁知道,她在我脸上突然的亲了一下。

   我说道:“喝多了。”

   黑珍珠勾住了我的脖子,眼神迷离,说道:“是喝多了,今晚很帅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别这样。”

   我想到我姐和我说的那些。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不能这样?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有,女朋友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贺芷灵算什么女朋友,以为我不知道?她啊,想爱,又不敢爱。胆小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懂她?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怕伤。”

   高人,果然是高人,她懂贺芷灵的内心想什么。

   我问道:“那如果是,会怎样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爱后再说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人和人性格不一样,不是她,她也不是,做事的风格也是不同的。”

   电梯门一开,我扶着她出去了,到了她房间,她倒在了床上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   我说道:“睡着了?”

   她说道:“天旋地转。”

   喝了那么多酒,不转才怪了。

   我说道:“话说回来,先不要睡着啊,我还有话要问。”

   她说道:“水,湿毛巾。”

   我急忙去拿了水给她喝,然后拿了湿毛巾给她敷脸。

   她敷了一会儿脸,然后脱了衣服,就穿里面的衣服,然后钻进了被子里。

   这?

   而且还背对着我。

   我急忙到了她面前那床榻一侧,然后问道:“要睡觉了。”

   她伸手出来,一下子把我拉上去躺着,按着我,她力气很大,冷不防的,我已经倒下去了。

   她搂着我的脖子,对我说道:“抱我睡觉。”

   小女生撒娇的样子。

   这时候的她,真正的回归到了二十岁的年纪,真正的是个小女孩。

   尽管脸上还是那成熟的妆容,那精致的淡妆,可是看她的表情,十足的小女孩了。

   我说道:“这怎么行啊,不行的,放开我。”

   她说道:“那走吧,我不告诉柳智慧怎么了。”

   我急忙躺好,任由她搂着我脖子抱着,可是,这么抱着,一眼看下去,她的好身材一览无遗,而且这香味刺激着我,我,这么下去,会无法忍受的。

   我说道:“离我远一点,我怕我一会儿守不住自己。”

   她说道:“那走吧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走,告诉我,柳智慧怎么了。”

   她说道:“先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   我问:“什么问题。”

   她半眯着美目,说道:“今晚我喝很多酒不是因为接待很多人,是因为我不开心,告诉我,今晚我为什么不开心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算什么问题啊?不开心,我怎么知道怎么不开心了啊。”

   她睁开眼睛,说道:“不可能!肯定知道。”

   我让她逗得快哭了:“姐姐,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不开心啊。”

   她说道:“猜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猜不到。”

   她说道:“那就睡觉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,我猜。我估计用钱了,花钱了,心痛了不开心了,因为请那么多人喝酒,他们吃了很多。花了上万吧。”

   她摇着头:“不是,不是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