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9_a2066

最后还是一个留着短须的从四品老御史走过来,带叶子皓去办理了入档手续,并且将叶子皓领到办公之地。

察院有单独的办公院子,从三品御史当然也有单独的屋子。

虽然屋子不大,到底是一个人专用,有张大书案,进门对面墙有书架、柜子,靠窗有待客用的茶几和太师椅。

另一头靠墙还有一张长长的矮柜,柜面低于窗棂,上面放着一些书册和一只青瓷花瓶,花瓶里此时空着并未插花。

也就是这间屋子是一排屋子的近头,有一门两窗,放花瓶那窗刚好在拐角之处,拐角那儿却是通往茅厕之地。

因而,看似环境不错,实则……

这安排很玄妙。

叶子皓四处看了看,便将一切收入眼底,也沉在心中,只是微笑说道:“还不错,有什么公务要交接的吗?还是我自己重新开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带路的老御史沉吟了一下,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,似笑非笑地道,“叶大人算是凭空降下的职务,并不是接掌谁的位置。”

“因而应是没有公务交接的,至于具体有什么事务要处理,这个……其实御史台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公务,总人数也不是六部和其他衙门能比的。”

“当然职权、薪俸也是无法可比,这才叫清水衙门啊。”老御史笑了笑,心中暗暗嘀咕,也就比翰林院这样的地方好一点吧。

当然叶子皓是从三品,再怎样清,年俸也比他们高,更何况眼下是神仙打架,他们小鬼还是靠边站吧。

小短裤吊带美女甜美生活照

因而,老御史连忙拿来御史台的基本工作章程,又提醒了叶子皓工作时间之后,就离开了。

叶子皓看了一眼手中的公文,随手递给庄明宇,装在了叶青凰做的一只锦布公文袋中。

武明扬在这当口已经去寻找到茶水房,提了一壶热茶过来,又打听到御史台并不供饭,而且平时工作时间约束也不如其他衙门严格。

他一边说一边泡了一杯茶给叶子皓。

叶子皓在书架上浏览了一遍,又随手翻了几本书看了看,就决定回家。

“走吧,我是下月初一正式上任,现在可不是我的当班时间。”趁着还有时间,回家陪媳妇儿和孩子去。

原本他今天应该带家人出城去的,却因为皇上口谕今天必须来办上任手续,最后就让欧阳不忌带着护卫小厮们,护送了一家人出南门去附近逛逛。

下午要进宫,叶青凰和小吉祥、二宝自然呆在家里,不能一同去逛。

叶子皓走出自己的办公屋子,但未走出小院,就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。

“哟,听说这位就是名动天下的叶状元?”

叶子皓扭头看向另一头,院中也种了些花草,但没有花树,视线并不受遮挡,一眼就能看到一个端着一只大瓷杯子闲适缓步走来的男子。

看年纪大约四十上下,生得白净无须,脸上带着笑容,细长眼中却毫无笑意,说出来的话也让人不舒服。

“在下正是叶子皓,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?”叶子皓目光深沉地打量着,没忘抱拳行礼。

他进御史台这么久,便不被人关注、也没人寒暄,至少不会出现这种端着茶杯姿态这般随意和他说话的人。

那就意味着,这人品级不比自己低,而此时还未到下朝时间,能在这里的必然是可上朝也可不上朝的御史。

那他……

“本官陆云诚,从三品监察御史,不知叶大人可听说过?”

来人正是这察院能与叶子皓平起平坐的同级御史,叶子皓的竞争对手,四十三岁的陆云诚,陈水州人。

既有竞争,便很难成为朋友,能不能成为朋友,就看以前关系、以后关系、为人品行以及对公平竞争的坦荡程度。

“原来是陆大人,子皓有礼了。”叶子皓微微一笑,又拱了拱手。

没有失礼,也不会以后进或下官自称,毕竟他们是同级,但陆云诚自称本官,多少也显示出宣战的意思。

对此,叶子皓只作不知,客气地寒暄起来。

“叶大人终于来了,听闻皇上旨意传达还是三月里的事儿,如今这都……昨天冬至吧?不知这大半年里,叶大人在哪里为民造福呢?”

阴阳怪气的声音再度响起,嘲弄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叶子皓。

陆云诚的声音不高不低,看似闲聊,却也招来其他屋中的御史们观望,议论声渐渐又响了起来。

“陆大人有所不知,皇上的旨意只是征询,是给在下选择的机会,六部、翰林院、御史台,在下选择了御史台。”

“并且在当时就上禀皇上,年内到任,因而,陆大人不必担心在下是否晚到,这大半年又在哪里,因为在下所言所行,皆在旨意之内,并无逾越。”

叶子皓扬了下眉,微笑的脸多了几分严肃,声音也不小地回答着,同时也是在提醒那些只敢观望议论的言官们,别找茬。

“难怪叶大人可以想何时上任就何时上任,原来是有皇上撑腰,难怪连做什么官都可以自己选择,不像我们这些御史,兢兢业业还怕朝不保夕呢,哈哈哈。”

陆云诚本意只是讽刺叶子皓几句,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平,却没想到,叶子皓果然如传闻中说的,背后真有皇上的态度。

皇上不是夺了他的功名吗,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,不但恢复了其状元功名,还给人选官做的机会?

这也太纵容得离奇了吧!

可谁敢怪皇上的决断?只不过对叶子皓……就不满得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慨了。

陆云诚一瞬间心思转过几千重,自嘲地笑着,而他的话却很容易激起公愤。

“想来叶大人官运亨通也是我辈只能仰望的了,看来用不了多久,这察院中丞就要换人了呢。”

这话就有些挑衅了。

叶子皓微微蹙眉看着对方,声音冷淡了几分,说道:“在下也是不久前才得知,这御史台的官制、人数。”

“在下也是个从三品监察御史,想来是成了陆大人的绊脚石了,真是对不住啊。”叶子皓说得认真,陆云诚却是变了脸色。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