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4_a2056

“有什么打算?”

姚兵随口就问道。

叶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以示警告。

姚兵这才意识过来,如今的叶宇已经是他的上司,有些事情属于机密,不能向他透露。

“对不起,我忘了。”姚兵尴尬的说。

“其实也没啥,只是要被收入到公孙世家了,一切事情都要小心为妙,记住,不该说的话不要说,小心祸从口出。”

“我记下了。”

姚兵慎重的点头。

在他们密探的时候,擂台上已经开始了比赛。

两人打的异常精彩,一拳一脚都有模有样,显得十分精彩。

“叶宇,这公孙权贵的身手如此了得?”姚兵有些酸味的说:“我记得巴颂的资料显示,可是大象国有名的国师啊,实力非常强悍,怎么看起来并没有厉害到哪里去呢?竟然跟公孙权贵打的难解难分,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”

“如果对方故意放水呢?”叶宇玩味的问道。

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

“什么?故意放水?”

姚兵瞪大自己的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叶宇所说的话。

开什么国际玩笑,这可是国际性质的交流赛,输赢都关系着国家的荣耀,选手们都不惜使出吃奶的力气,又怎么可能故意放水呢?

“刚刚他们交谈,怕是达成了某种协议,所以巴颂才会放水。”

叶宇苦涩的说:“不过最终的结果仍旧是公孙权贵输。”

他这话音才刚刚落下,就见到巴颂轻飘飘的躲过公孙权贵的一拳,然后绕到了对方的背后,一掌拍在了对方的肩膀上,一下子就把公孙权贵给打的连番向前扑,最后以一个狗啃屎的姿态摔倒在擂台上。

“巴颂将军熊威不减当年,在下甘拜下风。”

公孙权贵从地上爬起来,脸色难看的抱拳道。

“承让。”

巴颂同样抱拳,干巴巴的说。

公孙权贵败下来以后,顾海铭的脸色就变的难看起来,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,让后来到休息处,冲着叶宇说:“叶宇,现在就一个人还没有上台了,加油,我们的胜利可都押在身上了。”

“顾会长,究竟是想赢呢?还是想输?”

叶宇挑了挑眉头问。

顾海铭脸色一沉,阴森森的说:“废话,当然想赢了,好不容易办个比赛,谁想输啊。”

“既然想赢,刚刚都连续打了两场,为什么不下来,休息一下,让我们替呢?”

“这……”

顾海铭有些犹豫了,苦着脸解释说:“刚刚是我不对,一心想着表现,忘记了这是比赛,我向道歉。”

“可是叶宇,这次的比赛真的至关重要,千万不能输啊。”

“为什么现在又变得重要了呢?”叶宇反问道:“我记得昨天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,跟我说,这次重在交流,输赢无所谓。所以才会给对方指定选手的资格,怎么到现在又不是那么回事了呢?”

“哎!”

顾海铭一脸惭愧的说:“我那不是对他们太过相信了吗?觉得他们怎么说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不可能失败的啊。”

“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临时改了规则嘛,按照咱们之前的策略,我,王鹏还有公孙权贵是必赢的,五局三胜的话,我们根本不可能失败的。”

“那为什么要答应他们临时改了规则呢?”

“他们答应追加一倍的经费。”顾海铭如实道:“想想看啊,那可是一倍的经费啊,并不是一个小数目,我自然要答应了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只有赢了比赛,这追加的经费才作数?”

“是这么个理,如果我们连比赛都赢不了的话,又有何脸面去跟对方要经费呢?”顾海铭愁眉苦脸道:“而且一旦我们失败的话,就等于说是丢了咱们云海省的脸面,以后不但金家的经费拿不到,恐怕云海省这边也会消减我们的活动经费啊。”

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”

“哎,我也不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,胡乱的就答应下来了吗?”

顾海铭叹息道,从他的神色上,叶宇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其他表情,应该是真正的悔过。

而且顾海铭在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不时的瞟向旁边的公孙权贵,内含责备之色。

很明显,他觉得这是公孙权贵坑了他。

得出这些信息之后,叶宇沉吟一番就点点头说:“赢我可以帮赢,不过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这个。”顾海铭迟疑了一下,皱着眉头问:“想要什么好处?我只是一个武术协会的会长,没有什么实权,也没有什么油水,恐怕满足不了的需求啊。”

“我要解除跟公孙世家的秘密协议,独立出来,不再听从他们的任何号令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顾海铭急忙道,一句话就把自己跟公孙世家搅合在一起,他可不当这个冤大头。

“叶宇,别血口喷人,我只不过是来参加比赛的参赛选手,怎么可能跟武术协会有其他的合作关系呢,在这样口无遮拦,小心我告污蔑。”

公孙权贵也急了,指着叶宇咆哮道。

“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,们这么大的反应干嘛。”叶宇看着他们玩味的说:“没有不是最好的吗,还跟我急眼了,难道连一个玩笑都开不起吗?”

“不过顾会长,我再叮嘱一句,武术协会是国家性质的部门协会,不是某一个家族或者个人的砍刀,要把握好分寸,千万不能被别人利用,成了刽子手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多谢叶先生的忠告,现在可以开始比赛了吗?”顾海铭脸色铁青的说。

如果不是此刻有求于叶宇,恐怕他早就发火了。

什么玩意,一个名不经传的家伙竟然敢指着自己的鼻子训斥,真把自己当块料了啊。

“看我的。”

叶宇笑着说完,就起身来到了擂台上。

“就是叶宇?那个在医术比赛上伤了我徒儿龙牙的罪魁祸首?”

见到叶宇上台,巴颂就阴沉着脸,冷冷的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叶宇摇摇头说。

“不是?”巴颂愤怒的指着叶宇说:“们华夏国不是有句古话说吗,男子汉大丈夫,敢作敢当,为什么不敢承认?”

“我没有做过,为什么要承认呢?”

“可他们都说是做的,这难道还有假吗?”

“如此了解我们华夏国的文化,应该也听过这么一句话,叫作耳听为虚眼见为实。都没有亲眼看到过龙牙的尸体就认定他已经死了,而且还是被我所杀,说我冤不冤啊?”

巴颂沉思了起来,他本就对华夏国的文化特别了解,不过是因为徒弟的死亡,让他失去了理智,觉得一切都如同金家所说的那般。

可现在想想,万一金家在骗自己呢?

真应了那句话,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等比赛结束之后,他要亲自去调查龙牙之死的问题。

“龙牙的事情咱们等会再聊,先来比赛吧。”巴颂张开架势就要跟叶宇战斗。

可惜叶宇压根无动于衷,而是笑呵呵的说:“巴颂老将军,我想应该是站错阵营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巴颂皱着眉头问,对叶宇是越来越不满,好好的打一场不好吗?推三阻四的,不像个男人。

刚刚那人虽然也阻拦了自己,可好歹也告诉自己杀害龙牙的凶手了。

而叶宇呢,竟跟自己打嘴仗,有意思吗?

自己是虽然是大象国的人,可是没少受到金家的供奉,当然要为他们出力了,怎么可能会站错阵营呢。

难道他在故意拖延时间?

可这样也不对啊,他又没有战斗过,体力没有任何的消耗,根本不需要休息啊,拖延个鸟的时间啊。

“很简单啊,就是应该帮着我来对抗他们金家。”

“呸!纳命来吧。”

巴颂气的哇哇大叫,竟然让他来对抗自己的老东家,这不是让他忘恩负义吗?他巴颂怎么可能刚出那种事情呢。

所以压根不想在跟叶宇废话,直接挥舞着拳头就冲了过来。

“砰!”

叶宇没有调动任何的灵力,直接挥拳跟对方硬碰硬。

以他淬体第一层的力量来对抗巴颂练气第二层的修为,直接把巴颂轰的连番后退。

“,,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实力?”巴颂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,呆呆的看着叶宇道:“没有任何的修为,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就把我逼退,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没出生在我们华夏国,自然不明白我们华夏国的博大精深。”

叶宇淡淡的解释说:“我们华夏国的武术源远流长,我这不过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。”

“这么看来,龙牙真的是因而死了?”

“的确是因为我他才出了点事故,不过并没有真正的死亡。”

“什么?龙牙没有死?这怎么可能,我给他佩戴的灵玉都已经送回到我手中了,他即便是真的没有死,这么长时间,也会被反噬的。”

“是说他体内的魅蛊吗?”

“竟然还知道魅蛊?看来说真跟龙牙有接触。”

巴颂瞪着眼说:“他身怀魅蛊,又具有练气第一层的修为,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看来就是真正的凶手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