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75_a2047

   () 疆无涯紧紧地攥住云轻言的手,一副幽怨不舍的模样。

   只有云轻言知道被他扼制住的手上,传来的力道到底有多大!

   几乎让骨骼碎裂!

   不用看,云轻言都知道那里肯定青了。

   她回手反击,细碎的咔嚓脆响从两人交握处传来,令人牙齿酸痛。

   云轻言一抬头,就看见疆无涯那双紫色曼陀罗般的眼眸。

   黑雾翻滚,像是有什么猛兽要冲破牢笼。

   “你要把我送人?”传音入密的声音。

   经过凝声成线的特殊处理,声音会有几分变质,但即使是这样,传过来的声音仍然带着几分独属于疆无涯的那种喑哑甜腻。

   “不想被卖就乖乖把解药拿出来。”红唇微动,声音凝聚成一线向疆无涯传达过去。

   在场除了疆无涯,没有第二个人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   “呵。”之前还和云轻言暗暗较量的疆无涯突然冷呵一声,松开手身形退后一步,邪肆的脸上带着诡谲不驯的笑容。

   古风清新小女生春日唯美

   潋滟的红唇弯起,甜腻的声音带着几分只有云轻言听得出来的威胁,“亲爱的主人可一定不能输呐~”

   云轻言的手上一片空荡,疆无涯没有给她解药。

   这也在云轻言意料之中。

   她并没有对疆无涯会拿出解药抱太大希望。

   手上传来一片疼痛,一股隐隐的酸痛感传来。

   疆无涯的力气十分不符合他妖魅的外表,力气简直比那些肌肉遒劲的壮汉还要大上不少,不过……云轻言敢肯定,对方此时的手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,毕竟,她手上的力道也不是玩玩的!

   “小猫咪,你要知道,本殿制毒可从来没有什么做解药的爱好呐~解药可要看你自己~”疆无涯幽幽的声音在云轻言脑海里响起。

   “不过你要是敢把本殿送出去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本殿可不敢保证~”

   威胁!赤、裸、裸的威胁!

   云轻言毫不怀疑,若是把疆无涯送出去,以他的本事肯定会把整个雷火部落搅得天翻地覆!

   而且,还是拉着她下水一起成为人家部落公敌,被人人喊打喊杀的那种。

   不过,即使没有疆无涯的威胁,她也是会治好雷木的,毕竟,那可是八百火晶不是吗?

   云轻言没有理他,而是径直走到雷木旁边,两指探向他的手脉。

   这一探,云轻言就发现了不对。

   雷木体内有两种毒素,一种是她极为熟悉的疆无涯的毒,另一种则是一种沙漠中名叫黑蝎的毒物之毒,难怪这里的祭祀看不出来。

   疆无涯的毒并非塔木尔沙漠特有的毒,所以祭祀看不出来。

   两种毒素混合后发生异变,祭祀就更看不出来了。

   “你能告诉我,你昨天中毒之前发生什么了吗?”云轻言沉声问道。

   “我……我出去小厕时,突然有锐器打向我,当时我躲闪不急,手臂上还被划开了一道口子。”雷木哆嗦着双唇伸出一条臂膀。

   肌肉遒劲的臂膀上,有一道极浅的口子,像是被极锋利的锐器划伤,那里像是腐烂了一般透着一股乌青色,渗出骇人的紫血。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

You May Also Like